重生回到死对头少年时
么么爪(恢复更新)重生回到死对头少年时
谢修慈临死前,看着面前那双冷漠又熟悉的眼睛,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想起他还没有成为魔尊之前的事。 那时候他只是个凡人小童,趴在乱葬岗遭野狗啃食,快死的时候被一老散修收养,磕磕碰碰还未长大,老散修被正道修者一剑斩杀。 苦修百年终成功法,斩杀仇家之后,谢修慈才发现自己竟是正道修者口中恶贯满盈的魔尊。 百家讨伐,酣战三天三夜,谢修慈已经忘记自己杀了多少人。 临死前,他只来得及看清胸前那把剑的主人。 谢修慈本以为自己死后要下地狱,谁知再次睁开眼时,矜傲娇贵的大少爷一脸嫌弃的宣布,从此以后,他有人罩着了。 谢修慈惊讶,谢修慈沉默,他竟重生回了死对头少年时。 简单介绍: 魔尊和仙尊大战之后,穿到了仙尊十六岁的时候,他本想装作好人把仙尊拐上魔道,让他尝遍自己前世所苦,结果没想到竟被少年仙尊按在床上吃干抹净……当他终于抛下前尘往事承认自己对仙尊的爱意,却发现,这一切竟然都是提前布好的局...... 前期傲娇大小姐后期沉默可靠仙尊攻*始终如一可怜倒霉蛋有点小坏魔尊受
侯府嫡女囚爱
肾好青梅侯府嫡女囚爱
"热,好热!”姜依依的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她的脸颊泛起淡 淡的红晕。 她伸手去摸自己的脸颊,感受到肌肤上的灼热。 她的意识有些模糊,她这是被人下药了。 她朝自己的手臂使劲掐了一把,疼痛让她清醒了一些。 姜依依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然而,体内那股火烧火燎般的感觉实在太难熬了。 她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这药怎么这么烈?"姜依依忍着全身如火般烧灼的痛楚,取出 一根银针扎在穴位上,暂时缓解了一点儿。 就在这时,房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姜依依立刻藏到了屏风后,她屏住呼吸,等待逃脱的时机。 门吱呀一声打开,姜依依紧张地看着门口,却看见了一个男子从门外迈进来。 “五皇子,姜姑娘就在里面。"一道恭敬的声音传入耳中。 姜依依心惊胆颤,怎么会是五皇子。 “你退下吧。”五皇 他走进房间,门外那人将门关上就离开了。 五皇子进屋后,背对屏风站在放置瓷器的架子前开始脱衣服。 姜依依感到一阵恶心,她得想办法逃脱。 眼见五皇子已经褪去了外袍,只剩下里边白色的亵裤和锦缎里衫。 她悄悄绕过屏风,跌跌撞撞的走着。 突然,哐当一声响,原本放置着瓷器架子突然倒塌下来,砸到五皇子。 “啊!”五皇子惨叫一声,架子压在五皇子身上,他从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后脑勺有鲜血溢出,五皇子晕了过去。 姜依依看着眼前的场景大吃一惊,她不再看倒地不起的五皇子,转身努力的往门口跑去。 姜依依心跳如鼓,她沿着花园一路跌跌撞撞慌乱地往她的院落跑去。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她顺着声音望去,他看到了江子言。 她朝江子言的方向跑去,跑出一小段后,她突然停下了脚步。 眼前的一幕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她的相公江子言竟抱着别的女人亲热。 “妤儿,我们很快就能在一起了。”江子言低头温柔的里的人儿说道。 “真的吗?言哥哥。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女子娇滴滴的声音像是让江子言的心融化了。 江子言不能自拔亲吻着女子的唇,“武安侯已经被抓入狱,明日就要被处刑,而姜依依被我送给了五皇子,这会儿他们应该已经翻云覆雨了。” "唔,言哥哥,你舍得让姜依依伺候五皇子。”女子吃味说着。 “哼,姜依依不过是我的踏脚石,要不是为了得到武安侯的支持,我又何须娶她。妤儿这些年委屈你了。等她去了五皇子府,我 就娶你当将军夫人。"江子言动情的说着。 姜依依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她现在最重要的是解毒。 她不再看江子言,从另一条路离开了。 姜依依跌跌撞撞的回到自己的闺房,颤抖着手从抽屉里拿出来一瓶解药,倒出一粒服下。 姜依依坐在冷清的房间内,窗外的月光洒在她苍白的脸上,映出一抹凄凉。 成婚一年,江子言从不踏入她的院子。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满脸怒气的江子言大步走进房间。 江子言站在阴影中,目光阴沉地注视着姜依依 他的声音冷漠而无情:“姜依依,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伤害五皇子。你应该清楚,武安侯府已经落败,没人能护着你了。只要你跟了五皇子,将来依然可以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 姜依依听到这话,心中一阵刺痛。 她愤怒地站起身,她的眼中充满了泪水和怒火:“江子言,我 是你的娘子,这些话你怎么说的出口。” "住口!娘子?呵,姜依依,你也配,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哪里有将军夫人的样子。”江子言打断了姜依依的话,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整天素面朝天穿的像个粗使婆子。” “素面朝天?粗使婆子?哈哈….如今我在你心里就是这么个样子。我是为了谁才变成现在这样,是你说喜欢我素颜的样子,这身衣服也是你命人给我送来的,你说穿着之前华丽的衣裳不方便照顾 母亲。"姜依依歇斯底里地吼道。 江子言的眉宇微蹙,他已经忘记这么一回事。 姜依依继续道:“江子言,别忘了当初是你求着我嫁给你。" 江子言的表情僵硬了片刻,随即,又恢复了平静,他的嘴角浮现讥讽的笑容:“若不是因为你是武安侯嫡女,你以为我会娶你。” 明明他想娶的是妤儿,可她只是平江侯府的庶女,平江侯府的 子女众多,娶了妤儿平江侯也不会重视他。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娶姜武安侯嫡女姜依依。 他向前一步,逼近姜依依,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威胁:“过 去的事不要再提,你若想好好活着,就乖乖听话。去五皇子府伺候五皇子。” 姜依依感到一阵寒意袭来,她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她抬起头,直视着江子言的眼睛,语气坚定地说:“江子言,我绝不会去伺候五皇子。” 江子言听后冷笑一声:“姜依依,要不是因为你还是完璧之身,你以为你有资格去伺候五皇子!五皇子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 姜依依她抬起头,直视江子言的眼睛:“福气?既然伺候五皇子是天大的福气,你怎么不让沈凝妤去。” 江子言的脸色一沉,显然没料到姜依依会如此说。他眯起眼睛打量着她。 良久,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妤儿是我的夫人,也是挚爱。而你姜依依不过是枚棋子。你有什么资格提她。" 姜依依瞪大眼睛,愤怒地看着江子言:“夫人?江子言你莫不是忘记了,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她沈凝妤还未进门, 嫁过来,不过是个妾罢了。” 江子言冷笑一声:“姜依依,现在起你就不是我江子言的娘子 了,将军夫人只能有一个,那个人就是妤儿。而你姜依依就只是个弃妇。你落得这么个下场,这一切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冥顽不灵,不肯说服你爹投靠五皇子,五皇子又怎么会对武安侯府动手。从今以后,你家族的一切我将会取而代之。” 江子言嘲讽道,“姜依依,武安侯府通敌叛国,明日就要被处刑。既然你不愿意替五皇子做事,你以为你还能逃得掉吗?” “啪!"姜依依扬手狠狠甩了他一巴掌,"江子言,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武安侯府通敌叛国,这些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是你们栽赃陷害武安侯府。你不要忘记你能有现在的成就,是我爹爹的提拔,不然你还只是个七品武官,连见到五皇子的资格都没有。” 姜依依双眼赤红,泪流满面。 两年前,爹爹要回京,她提前启程,在离京城百里的长平城遇到在那任职的江子言,当时江子言休沐回京,在路上遇到劫匪,是 她出手救了他。 江子言扬言要报答救命之恩,一路相随,途中他知道了她是武安侯府嫡女,开始对她示好,嘘寒问暖,后来她在江子言的甜言蜜语下沦陷了。 在边关她接触最多的是一群糙汉子,第一次有人无时无刻的照顾关心她,她就轻易动了心。 江子言捂住被打的脸庞,他咬牙切齿道:“姜依依,别以为我不敢杀你。你给他瞪着姜依依,仿佛要用眼神杀死她,但他打不过姜依依,江子言冷哼一声,转身离去。他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只留下姜依依孤独地站在月光下,她的眼泪在夜空中闪烁着晶莹的光芒。 姜依依站在月光下,她的眼泪已经干涸,只剩下坚定的目光。她知道,江子言的话并非虚言。她不能坐以待毙,她必须想办法救她的父亲。 姜依依开始思考对策。要想救出父亲,必须找到证据证明他的 清白。她得潜入五皇子的府邸寻找证据。 夜幕降临,姜依依换上了一身黑衣,戴上了面纱。她悄悄地溜 出了房间,避开了巡逻的侍卫,潜入了五皇子的府邸。 在府邸中,姜依依小心翼翼地四处寻找线索。她翻遍了书房、卧室、甚至连厨房都没有放过。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她 发现了一个被隐藏起来的木盒。 姜依依打开木盒,发现里面装着一封信和一张地图。信是五皇子写给敌国的三皇子,信里的内容涉及到武安侯的通敌叛国计划, 而地图则标注了一处秘密据点的位置。 姜依依心中一喜,她终于找到了证据。她立刻将信和地图藏在身上,准备离开五皇子的府邸。 然而,就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她的身后。她转身一看,发现是江子言。江子言的脸上露出一丝狞笑:“姜依依,你果然有胆识。不过,你以为你能逃得掉吗?" 姜依依心中一紧,但她并没有露出惧色。她冷冷地看着江子言:“江子言,你以为你打过我 江子言冷笑一声:“姜依依,你不会以为我没有准备吧。” 说完,他抬手,暗处走出来几十名暗卫,暗卫手里拿着弓箭。 江子言一声令下,"放箭。" 姜依依迅速躲避,箭落在地上 “姜依依,你跑不掉的。”江子言冷酷无情地说道。 姜依依咬牙切齿地盯着江子言,"江子言,你真卑鄙。” “卑鄙又怎么样,只要能得到我想要的就行。” 姜依依倒在血泊之中,她的视线渐渐模糊,万箭穿心的痛苦让 她几乎无法呼吸,生命在刹那间流逝。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的脑海中闪过了无数的画面。 然而,就在她的意识即将消散之际,一道耀眼的光芒笼罩了她的全身。 当她再次睁开眼时,她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空间里,周围充斥着神秘的气息。 姜依依的意识在黑暗中游荡了许久,仿佛穿越了无尽的时空隧道。姜依依的意识在死亡的边缘徘徊,就在她即将失去意识的瞬间,一股奇异的力量突然涌入她的体内,她感到自己仿佛穿越了时空的界限,回到了过去。 当她再次睁开眼时,她发现自己躺在一栋她从未见过的建筑里 面。 “我不是已经死了吗?"她疑惑地坐起身来。 就在这时,她的手中突然传来一阵温热。 她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手中握着一枚光芒闪烁的吊坠。她失去意识前那刻感受到的那股神秘力量。 “这不是娘留给她的那枚半月形吊坠吗?"她轻声呢喃。 "我..怎么会在这里?”她挣扎着站起来,环顾四周。 就在这时,一道低沉温暖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潇潇,欢迎你回来。" 看着从门外进来的男子,他身材挺拔,容颜俊美,黑发及腰,双目如墨般深邃迷人,鼻梁高挺,嘴唇性感,气质出尘。 姜依依心中震惊不已,但她很快冷静下来问道:“你是谁?怎么认识我?" "潇潇,我是黎清也,月坠是你娘亲离月留给你的保命法宝。月坠内大有乾坤,它蕴涵着是主人强大的力量,它可以让你回溯时 间,改变过去的命运,也可以和其他位面建立连接,还能和其他位 面交易……”黎清也解释道。 “娘亲。”姜依依听到这个消息,心脏顿疼。 她曾经以为自己已经接受了娘亲离世的事实,但此刻再次听到这个消息,她还是忍不住泪流满面。 “那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姜依依擦干眼泪,问道。 “你在前世身亡时,血液溅到月坠上,我感应到了你的气息, 将你带到了这个安全的地方,并且让你重生。”黎清也解释道。 姜依依听后心中一阵惊愕,她不敢相信自己竟然重 重生是不是就意味着她有机会改变前世的命运。 “既然我娘亲她有这么厉害的法宝,她怎么会离开……”姜依依问道。 黎清也微微低下头看着姜依依:“潇潇,你娘亲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穿越者。在她的世界里,她有着不同的身份和使命。每个位面,她都承担着重要的任务。而在这个世界,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姜依依愣住了,"穿越者?那她的任务是什么?为什么要离开?" 黎清也抬起头,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你娘亲是从异世 界来到你所在的世界,在这个世界的任务是救一个位高权重的人,让他活下来,而在这个世界,她已经成功地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所以她选择了离开。” 姜依依沉默了片刻,消化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她任务完成了,不能留下来陪爹爹和我吗?” 黎清也轻轻叹了口气:“你娘亲她还有自己的使命,注定了她 不能像普通母亲一样陪伴在你身边。她希望你能够理解她的选择, 也希望你健康快乐成长。” 姜依依眼中泛起泪光,但她努力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我知道了,以后我和爹爹一起快快乐乐的生活。” 黎清也见姜依依乖巧懂事,不忍心欺骗她,于是他伸手拍了拍 依依的头,“潇潇,其实你娘亲的任务不只是为了救那个人,还有 就是生下你,你就是她在这个世界意外的结晶,而你的存在,是让 江子言和沈凝妤感情升华的工具人。因此,在他们爱情和事业双丰 收时,你就没了利用价值。江子言那个渣男,义无反顾的抛弃你。” 姜依依听到这些话,心中一阵剧痛。江子言,那个她深爱两年的男子。 为了他,她付出那么多,也放弃了属于她的独宠。 可他呢?陷害最疼爱她的爹爹武安侯,连武安侯府百来个无辜 之人也不放过。 姜依依的眼眶再次湿润,但她强忍住泪水,不让它们落下,她 恨,恨江子言,更恨当初那个她。 都是因为她,爹爹才会提携江子言,让他从七品官员荣升到五品。 有的人努力了一辈子,都没办法升官,而江子言仅仅用了两年时间,连升两级。 也是因为他升官的缘故,他才能时常见到五皇子。 两人一丘之貉,狼子野心。 既然娘亲让她重生了,她不能辜负娘亲的一片良苦用心。 这辈子,她定不能让那些人害了武安侯府任何一人 黎清也见姜依依不说话了,柔声安慰道:“潇潇,那个渣男不值得你留恋,以后你会遇到真正爱你的男子,即使没有也没关系,你爹爹娘亲都那么爱你。而且舅舅也会像你爹娘一样疼你照顾你。 你要快乐幸福的生活,不要活在仇恨里,让你重生,你娘也需要付出代价。 她本来只要完成一次任务就够了,但是为了你,她要多去几个世界。 我呢,就是她在其他世界做任务时认识的,因为技不如人招人暗算死了,是你娘亲将我的魂魄放入月坠内,你娘亲让我在月坠内等你,等你重生后,保护你。 同时呢,为了报答你娘亲的救命之恩,我答应你娘亲,要替她照顾你,潇潇,以后我就是你的舅舅。” 姜依依听到黎清也的话,心中的震惊难以言表,“娘亲她早知道我的结局是吗?” "嗯,她知道,但是当时她无力改变,因为那是她第一次任 务,她没能力改变结局,所以她和统子做了交易,她为它们多打几年工,换来月坠的储存力量,等时机成熟让我送你回去。" “我娘亲现在在哪里?”姜依依急切地问道。 黎清也沉默了片刻,“我也不知道。” 姜依依听后,心中 黎清也的话却让她重新燃起了希望:“潇潇,虽然你娘亲离开了,但她留下了我来照顾你。等过段时间再联系黎清染。” 姜依依抬起头,看着黎清也,心中涌起一股暖流。 “谢谢你,黎清也。” “潇潇要喊我舅舅。”黎清也微笑着纠正道。 姜依依乖巧点头。 随后,她看着眼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黎清也,"黎清也,我娘亲没有兄弟妹妹。” “以前没有,现在有了,自从见了你之后,我决定了,以后我就是你娘异父异母的亲姐弟了。” 起初被黎清染送入月坠空间,等时机到了复活姜依依,他心里 还是不情愿的,空间有什么好玩的,他不
第一性(女尊/女上)
乐享雪糕第一性(女尊/女上)
全程女艹男!女人就是最蒂的!
恒星时刻
番茄汤包恒星时刻

公告牌

上期强推

奇幻

贵夫人乱椿
贵夫人乱椿
"我嫁去苏家!" 林家花厅里,林纤云两眼泛着激动的光,一把抢过苏家送来的庚帖,紧紧抱在怀里。 秦氏急忙喝了一声:“胡闹!还不快把庚帖放下,你姐姐都还没选,哪里就轮到你了!" 说着又忙让丫环去将庚帖拿回来。 林纤云却是将庚帖护得死死的,梗着脖子道:“我就要嫁去苏家!娘你若是不同意,那……那我就撞死在这儿!" 秦氏气得头昏眼花,真想敲开这傻丫头的脑子看看里面是不是 进水了。 那苏家若是放在十年前倒也是门不错的亲事,可眼下苏家都破落成什么样子了?自打苏家老爷前几年死在了任上后,苏家的日子 便一日不胜一日,如今更是连大宅子都卖了,一家子二十多口子,挤在一个三进的院子里,她这闺女要是嫁过去,那不是纯受罪吗? 这门亲事,绝不能落在她闺女头上!林家非要拿姑娘去成全名声,那就让林婉清那贱丫头去! 这么想着,她就拿眼剜了坐一旁淡定看戏的林婉清一眼。 林婉清看着林纤云那副生怕有人跟她抢婚事的模样,眼底闪过一抹戏谑。 看来,重生回来的人,不 她这个好妹妹也回来了。 想到自己重生的事情,林婉清眼底就冷意森然。 她是被林纤云和苏锦程这对贱人给毒死的! 前世她嫁给了苏锦程,也就今天来提亲的苏家三子。 嫁过去的那十几年,她一直任劳任怨地操持着苏锦程的一切, 想尽一切办法挣钱,到处结交人脉,亲手将资质平平的苏锦程扶上 了榜眼的宝座,之后更是助他官拜正三品。 瞧着林纤云那护食的样子,林婉清心中嗤笑一声。看来,苏锦 程并没有告诉林纤云,他那榜眼和三品大员之位是怎么来的呀。 也是,苏家人向来虚荣爱面子,怎么会告诉林纤云,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靠着她这个不能生养、上不得台面的商户女得来的呢?

仙侠

予以鹤鸣
予以鹤鸣
[ntr预警]过程1v2 结局1v1 换攻文学 追妻文学 都是按着我自己的爽点来的(现实比较忙,写着玩的,最近时不时登不上花市,后续会争取在过年前更完,可以先收藏留着后面再看。) 温予以与冉鹤铭青梅竹马二十年,初三毕业两人确定关系,并偷尝禁果。 恋爱长跑五年,大学两人约定好各不将就,都去了自己心仪的院校,同城不同校。 温予以生性淡漠,在床上也因为羞耻心不愿意玩太多花样,冉鹤铭睡了五年早已发腻,大学遇到同寝室的易林江,一个与温予以完全不一样的人,热情、敢爱敢恨,不在乎冉鹤铭已经有恋人,三番五次勾引冉鹤铭,半年后,在元旦那天,两人借着酒意翻云覆雨。 就这一次,被温予以知道了。

历史

快穿之扑倒气运之子
快穿之扑倒气运之子
本文有简/繁两版此版为繁体请大家投珠珠的时候都投繁体这边喔!林梦然莫名其妙的变成植物人,还绑定了个系统!?只有睡各种帅哥完成任务才能获得积分,脱离植物人的状态林梦然:这太适合我了(双眼放光)总裁、竹马、医生、顶流!快到我碗里来!(女主三观不正不喜勿喷,作者是菜鸟建议看文别带脑)第一个世界:契约老公1v1(完结)气质大小姐(伪)X 外冷内热总裁第二个世界:邪教中的耽美男主们np(进行中)每周更1000欢迎收藏养肥价格订的随意基本是30-50加更目标100收藏加更2000字100珠珠加更2000字求珠珠~按我要评分即可喔!珠珠是不用钱的!?

灵异

白月光她哥其实想泡我
白月光她哥其实想泡我
男友白月光回国当天惨遭抛弃几天后林忆舟看着前男友白月光死命推销男人很想说:你这样,你哥会生气的

最近更新小说列表

最新入库小说